首页 科技 综合 军事 国际 体育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旅游 娱乐 财经 社会 文化 汽车
首页>> 文化>>正文

发现《全唐文》编修付刊的种种隐情

来源:互联网 时间: 2019-12-11 14:08:33

清代编纂了两本关于唐代基础文学的主要书籍。一个是康熙编的《全唐诗》900卷,另一个是嘉庆编的《全唐诗》1000卷。这两本书的编纂已经分开一百多年了。本世纪学术界最重要的变化是甘家普研究的兴起。学风的转变提高了《全唐雯》的整体编纂水平。据日本学者广田武夫(Takefu Hiroka)统计,《全唐诗》有诗4943首,句子1555句,作者2576人,《全唐诗》有文章2025篇,作者3035人。虽然这两本书的编纂有不同程度的问题,但它可以把一代人的诗编成一本书,以方便学者和读者的使用。此外,这两本书都有一个皇家名称,足够权威,学者可以信任和使用。这两本书已经完成了300到200年,它们仍然是学者桌上最重要的书,这可以充分说明这两本书的价值。

现代学术强调科学、精致和准确。《全唐诗》和《全唐诗》主要是科举选拔和诗歌奖励时代为学者准备的大型文献收藏,主要满足唐代学者阅读诗歌的参考。这两本书没有注明文本的来源,编排和传记不准确,其他的书偶尔有偏见。一般来说,阅读不是很重要。自近代以来,学者们越来越感到存在许多问题,难以控制。在这方面,有许多具体的测试和一些系统的研究。近几十年来,全唐诗的祖本,包括晚明胡振衡编著的《唐寅通鉴》和几部纪一真全唐诗传记(包括台湾全唐诗手稿影印本、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本和另一部仍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内的本),逐渐为学者所知,从而导致了唐诗考证的全面发展。学者们现在知道,这本收录了不到5万首诗的巨著,在唐代前后收录了1000多首诗,其中有6800多首诗是互见的(即同一首诗可以在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的名字下看到),将近10000首诗丢失(包括《全唐诗》完成后看到的那些),而《全唐诗》的不可靠性已经得到学术界的认可。只有当代学者对新版《全唐诗》的讨论才谈了几十年,还没有真正完成。这项工作的难度是可以想象的。与“全唐诗”相比,全唐雯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全唐雯》的原版是由海宁陈邦彦编辑的,因为它本来就不存在,我们只能从零星的记录中得到一些印象,比如《全唐雯范雎》。20多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完成《全唐雯》(以下简称《京》)的文章(《复旦学报》,1995年第3期)。我广泛搜索了清朝人的零散记录。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似乎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为编纂《全唐雯》、可能出现的《全唐雯》的主要编纂者《全唐雯》、对《全唐雯》所用书籍的总体调查、《全唐雯》风格的得失以及《全唐雯》编辑质量不尽如人意的原因而绞尽脑汁20世纪90年代上半叶,我的主要工作是编纂《全唐补编》。在唐宋至今的经典著作中,我是在回顾《全唐诗》的已收和未收文献的基础上对其进行补充的。在收集的书籍中发现了一些疑点,记录被一个接一个地保存下来。此后,又被编为《重读老葛《全唐文学札记》(发表于《元唐文史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12月)和《唐文学全集札记》(发表于《中西研究》第一期,林雪出版社,1995年6月)。因为我的工作重点是对《全唐雯》进行补充。我的主要工作是鉴定、检查和校对新发现的唐雯。对“全唐雯”的研究和检查只是副作用的组合,不能深入讨论。这篇评论是为《复旦学报》90周年特刊撰写的。只花了两周时间就完成了。

夏静博士在上海长大,在复旦大学中文系学习。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都免试,我是导师。她有坚实的基础。在硕士期间,她研究了《太平玉兰》的被引书籍和《北齐书》的文本,这向我展示了她踏实勤奋的阅读能力和她对控制图书群和发现问题的理解。对于进入博士阶段的学生,我通常会提供一些可以做的话题,然后在与同学反复讨论后确认。我不记得和夏静讨论的过程。根据我的习惯,我通常解释学术意义、发展方式、探索空间和完成课题的困难。就整个唐诗而言,我已经研究了将近十年。为了更好地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我明白有必要全面控制整个唐代的文献,追溯每一个唐书的传播轨迹,将原著增加到清代中期,更有必要广泛阅读清代文献,包括清代档案和嘉庆前后人们的文集和论著。还不知道是否会有任何重大突破和发现。夏静不怕困难,敢于挑战。她通过一个接一个地整理课文开始了她的基础研究。在过去的三年里,她按时毕业并提交了论文。当她为自己的论文辩护时,得到了辩护老师的好评。我记得当时赵昌平先生和罗金诗先生参加了会议,赞扬了他的论文的精致写作风格、坚定的学风和各种新观点,在前人的基础上促进了对“全唐雯”的研究。之后,她和周振·何教授一起做博士后研究员,她的兴趣转向了《水经笔记》的文献学研究。经过三四年的精心打磨和补充,付梓的最终版本将在2015年离开学校后定稿。我被委托提前写序言并仔细阅读这本书。我愿意把这本书的新收获传达给关心唐代文史研究的学者和读者。

这本书分为四章。要点实际上是两点。一是《全唐雯》的编辑过程,二是文献收集。这两者是相关的,但是他们努力的方向是不同的。

就编辑过程而言,这本书有几个要点可以特别指出。

编辑的起源和目的。赢得学者和突出文学是一种普遍的观点。夏静特别注意到,嘉庆十三年(1808年),修书敕令之初的指示是“崇文讲学”。在19年,圣旨特别强调“释道章节的咒语和圣歌”,为了防止滥用和加强人民的心,删除了它。这与前一年的法令相一致,该法令规定“行礼佛教,伸张正义,镇压邪恶”,并应与清廷处理理性主义者起义和整顿政府事务的斗争相联系。

论《全唐雯》的基本版本。葛赵广教授的《全唐书》基础版(中华书局1984年九集《学记·林满录》)是根据陈其元的《清代永宪斋笔记》写成的。清代改版时,陈海宁班扬编撰的《全唐书》的旧版本,是由两淮盐政苏棱在甘龙年底赠送的。文章“之后”是从法希山的记录中稍微推断出来的。夏静很幸运地发现上海图书馆已经收藏了五册纸币《全唐雯木》,这本书曾经属于阮元。经过对陈邦彦专辑各种零星记录的比较,并经过仔细的检查和修改,确认这本钞票册是陈数比较完整的一篇文章。它可能是在新版本的编辑过程中记录下来的,以供比较和分析。据此,陈数的整本书分为16封信,每封10卷。它是由人写的,包括近1900名署名作者和11000多篇文章。文远华英、唐雯崔等唐代藏书中的文章已被收藏和记载,可视为对《严复卷》和《大北集》的评价。至于这本书的错误收藏,如方凌轩名下的《全文公共档案名录》的收藏、陆文自创作品《文子成》的收录、唐初杜袁颖的编纂、傅家默五代的编纂,都是前所未有的。不仅刘崧孔希贤、宋钊桂王的文章被误收,阿清人吴景秋的文字也误认为三国要求建立诸葛亮庙是后蜀国的文章。如果不是一篇文章,它包括了从《晋书》到《旧唐书》的40多个对各种历史理论的赞美,以及历史传记中的许多问答。夏静甚至指出,后者应该记录明初编纂的《历代名臣纪念馆》。根据陈邦彦目录的发现,夏静认为这本书“为清廷的后续工作奠定了重要基础”。我还想指出,嘉庆新版不仅纠正了旧书中的许多错误,而且展示了新版的整体学术质量。在普通文献中增加89,000篇文章并不容易。

关于编辑。“之后”主要涉及负责编译的九个主要编译器。这本书详细记录了所有积极的副总裁和主要读者、促进官员、主要编纂者、编纂者和共同编纂者、收集官员和助理编纂者,以及那些没有被列入名单但参与了这本书编纂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和对这本书的贡献。《扬州日报》和《扬州学派》的人员名单中有一个单独的栏目,涉及到嘉庆时期的许多著名学者,如秦恩福、梅增亮、顾光启、赵薇等。涉及到许多细节。例如,一直被告知的闫科军没能进入“泉唐雯”博物馆,愤怒地编造了三代人的古代王朝。夏静证实,虽然颜实没有进入博物馆,但他代表自己编辑了“金崔氏边”以外的碑文,没有人拒绝进入博物馆。在文章的一个章节中,写的是主编陈虹池和总统高东之间的矛盾。夏静指出,陈因编辑书籍而获得了一个优秀的奖项,并被降职,因为他错误地写了第一个皇帝庙的名称。他后期还参与扬州唐代博物馆的出版和校对工作。

由于发现了两种编纂论文,《全唐雯》一书的编纂和定稿过程非常详细。一个是上海图书馆收藏的七卷《全唐雯》手稿,这是潘的旧书。在2008年和2010年的两次拍卖后,嘉德国际达成了一项交易,这一交易在媒体上得到广泛报道。存储的是卷510、卷512、卷513、卷531、卷539、卷551和卷556。第二,北京大学图书馆有19卷《全唐雯》手稿,91-100卷目录,72-77卷等18卷。从上图可以看出,这本书最突出的笔记写作特点是作者的传记与第一篇文章和每篇文章之间没有连续性。每一篇作品都是分开写的,并且在文本中有大量的修改意见。例如,陆长垣的唐东阳的《戴公渠四松颂》有大量不同的文本记录在原作和史薛雪的《天之骄子》中,由于多次修订,被重新转录编辑出版。传记部分主要是根据官方历史书摘录,并根据其他材料进行补充和改写。就具体的标题而言,他们已经根据不同的文本进行了检查,有时甚至是仔细和反复地检查。在这个朝代,也有许多涉及语言禁忌和避免禁忌的变化痕迹。在北京大学的版本中,更明显的是同一篇文章被许多人比较过,许多评论和标签仍然保留着。这些论文可以在甘佳的学术氛围中看到。遗憾的是,它们并没有一直被执行,那些已经离开学校的人也没有完全被最终版本所吸收。

《全唐雯》第一版完成后,嘉庆十九年(1814年)二月,高东总统为该刊出资,淮盐管理局第二年(10月21日)阿当加为该刊刻字。第24年的第一个月,当人们演奏的时候,嘉庆皇帝的皇家诗歌被添加到出版物中并再次印刷。这三座纪念馆都是在清宫档案中发现的。众所周知,《全唐雯》的最终版本和最初出版的基本信息是已知的,而那些有帝王序言的是次要副本。

夏静发现阿当格收到了朝廷交来的两份《全唐雯》笔记,其中一份现在保存在上海图书馆。每卷由一卷组成,10卷由一个字母组成,总共100个字母,这是这两本书的原文。经过比较,夏静发现,一些原创文章的增删标记表明,该文本在正式出版前已被反复修改,最终的文章往往与出版物一致,偶尔也有一些文章打算删除,但没有完全完成。

北京大学图书馆保存了105页的《全唐诗》,涵盖351至390卷。经过调查,夏静认为校对文件的内容来源于对正确文本的文本比较,很可能处于扬州的校对阶段。相关校勘意见充分了解了唐史和唐代的制度,校勘者在通过传统史学纠正书写错误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然而,由于这本书的流行,并没有一直进行正确的修订,从而影响了这本书的质量。

台湾的“国家图书馆”有三卷本的《唐代刊刻补遗目录》,由清政府官员蒋衡编辑。增刊共转载185篇文章,删除10位作者和118篇文章,增加14位作者和54篇文章。夏静认为江衡死于甘龙之初,没有参与清政府对《全唐雯》的改写。这也与陈邦彦的书无关,编辑弄错了。该目录实际上是《全唐雯》出版前在扬州进行的调整和补充。它可以部分反映初始编译阶段的文本情况。

对于以上部分,第一手发现《全唐雯》编辑出版阶段的大量原始文献,除了原始注释外,都是不完整的。经过仔细的思考和分析,夏静发现了许多人们以前不知道的隐藏事实,并部分演绎了整本书的编辑风格和修订。提出了新的观点,以确保整本书的学术质量。

关于《全唐雯》的文本来源,日本学者早年曾有过两部杰出的作品,这里不得不提及。首先,武夫裕久和明仁编著了《唐代散文集》,第一,池田文的《唐代皇令目录》。前者是指《全唐雯》中作品的文本来源。普通选集和普通选集都被使用。虽然只有67%的作品有注释,但毕竟非常有用。后者不是为《全唐雯》编纂的,但在289年的时间里,唐朝每天每月都会颁布法令,所有这些法令都确定了文本的来源,不管它是否完整。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我在编纂《唐代补编》时,从历史系的许大莲教授那里借来了日文原版,并取得了很多成果。夏静的目标是为《全唐雯》中的20,000多篇文章找到一个更早的文本来源,同时也想确认《全唐雯》是在哪个文本上编辑的。在原著《全唐雯》中,我偶尔会提到这个数字很小。在上面提到的各种文件中有许多线索汇编,但不幸的是,因为它们是在那些年由许多人创作的,所以这本书没有注明出处以便画出一种风格。夏静努力寻找书中99%以上文章的来源。在这项工作中,她在提交论文之前已经完成了第一稿,但是要完全写出来是极其困难的。我建议她不要提交回信。由于篇幅很大,仍然很难一起完成这本书,但另一本书可以在以后出版。所附《唐雯全集序》是一个简单的思辨书目,即根据新文献来源的内容编排,读者应予以关注。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本书还有附录2《全唐文献来源考论》。除了《永乐大典》中李商隐和陈志勇的近300部作品外,还有159篇文章有待考证,约占全书的0.8%。这一部分有近百个注释,解释了每篇文章的相关线索。可以看出,文章总体上是可靠的,它们的来源可能是《大典》或今天未知的地方志和石碑。

从这种理解可以说,虽然夏静的统治是建立在“全唐诗”的基础上的,但她的学术储备力求全面掌握所有与唐代文学和历史有关的古籍,所有使用的书籍都遵循尽可能收集好书的原则。此外,她还讨论了书籍的风格和编纂,讨论了编纂的缺点和不足,所有这些都有丰富的引文、简洁的文字、适当的比例和深入的讨论。由于篇幅所限,我们无法一一介绍。让我们举一些具体的例子来讨论。

其他收藏是唐骏收藏的主要来源,但每一个收藏的结尾和每一个收藏的结尾有很大的不同。这本书对此进行了具体分析。例如《张硕集》,最后五卷残本主要流传于明清时期,30卷全本没有收录于《全唐雯》,但比四卷本《张龚燕集》多得多。夏静分析说,《全唐雯》在四卷本中比其他收藏多了33篇文章,其中14篇也在30卷本中找到,但仍有10多篇文章只在30卷本中找到但未被收藏。很可能当时有与30卷本的文本来源相同的文本。另一个例子是徐尹姬,他在徐正子诗文集的四库本中只有8篇文章,在整个唐代有28篇文章。除了2篇可疑的文章外,另外18篇文章都在万伟别藏收藏的《屌丝》中找到,这说明该补编是可信的。然而,在整个唐代的藏书中,仍有21篇《后汉书》未被收录,而且众所周知,这些藏书并未被直接收录。有许多类似的情况。由于广泛的文献收藏,《全唐雯》从其他收藏中获益匪浅,并在筛选中有所保留。夏静列举了在《全唐诗》中获得一定收益的48部唐书的具体书名,指出其中至少有48部是误收的,8部是误疑的,这对今天的唐书校勘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对地方文献和石刻使用情况的分析表明了夏静综合文献和辩证选择的态度。她分析了整本书,认为嘉庆十八年编纂的溧阳县志的最新版本,段炯的匡城县叶修寺碑可能来源于嘉庆十四年编纂的长垣县志,钱柳的晚明头龙文可能来源于甘龙的镇泽县志。她认为地方志偶尔依靠文学,但地方志是一层一层地修订的,它们起源于艺术和碑铭等地方作品。石雕的保存通常是区域性的。金石学在清朝中期兴起后,许多石刻在不同的地方被参观过,其中许多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泉唐雯保留了一些只见过的当地石雕。虽然《全唐雯》中的石雕被广泛收藏,但编校质量却大不相同。那些记录了最好的文字,如郑仁彪的孔夫子墓志铭,比金崔氏边和现存的世界拓片还要好。遗憾的是,只有一本书是主要的书,选择不一定是最好的。未能达到预期的人数非常多。

《永乐大典》在全唐雯的使用是另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分析。明年年初,完成了22,877卷《圣经》。当这四个图书馆在清朝开放时,大约有2000册书不见了。今天,只剩下820卷,还不到原著的4%。在《全唐雯》的修订过程中,学者们最后一次大规模地收集了丢失的书籍,因为它们已经转移到了《大典》。对于那些根据《大典》在《全唐雯》中记录了大量文章但没有注明依据的人,前人推测南唐时期有李商隐的文集和陈志勇的《曲台邹毅》,共计近300篇。夏静分析了几种情况。首先,那些直接从“盛大仪式”中编译出来的可以在当前不完整的副本的基础上记录下来。二是从四库博物馆的“佳能”中收集丢失的书籍。对《大典》版本在唐代校勘中的价值也有一些评论。

对案例语言的文体、编辑顺序、文本整理、考证和差异的分析,以及对《全唐雯》编纂中不足之处的讨论也非常精彩,在此不再介绍。

夏静的书包含了大量关于唐雯的详细研究。对真相的调查似乎微不足道,但实际上意义重大。举个例子。几年前,我和学者们讨论了《二十四首诗》是否出版晚了。我曾经相信刘永湘教授的观点(刘雯的《四孔图诗》伪作增刊,发表在《华东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1期),即“流水花开”一句是根据苏轼在十八届九中全会上的《空山无人,流水花开》写成的。间接证据是南宋初年许仪的《许彦周诗》,其中说这两句话“仍然允许人们不要再说了”,惠红和韩干都用这种韵写诗。李唐琦先生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没有书不如有信好”(文汇报,文汇报,2005年11月2日,笔会)。他认为《历代赋集》第106卷中刘唐淦的《赵胤寺赋》集“空无一人,流水盛开”。《全唐雯》第954卷也证明苏轼抄袭了唐朝。我写了一篇文章反驳镇江府赵胤寺始建于南宋丁敬元年(1260年),刘干应该是宋以后的人,但我很难确定刘智的生平和这篇文章的轨迹。夏静在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认定刘干为进士,官员为翰林学士。这个作业在刘干的另一部集邮集《集邮集》的第一卷里找到了。清代《历代赋会》的编纂被唐代错误地收集,并由全唐雯继承,从而使这场讨论得以圆满结束,苏轼的清白得以完全恢复。

夏静证实,在这本书被选编和定稿后的近十年里,我一直在清理和重做另一本大书《全唐诗》。几乎完成了。我对夏静工作的重要性有许多深刻的体会。无论在哪个时代,一代基础文献的编纂都是有益于后代的学术积累,应该追求更高的学术目标。清代编纂的两部巨著虽然为大家所用,但并没有具体说明文本的来源,只是广泛搜索和收集了当时可能被夹在篮子里的所有作品,并把它们放在一起组成了主编。《全唐诗》更是如此,基本上所有明代以前的书里声称是唐诗的作品都是放在一起的。今天,人们知道许多问题,却不知道如何解决它们。特别是在当今学术资源日益全球化的环境下,要汇编出能够满足不同学术和文化需求的读者需求并能得到学者们完全信任的几代人真的更加困难。我已经完成了《全唐补编》,知道除了《全唐》之外,唐代还有大约2万篇文章。新编辑的《全唐》的学术难度和工作量大约是重新编辑的《全唐》的三到五倍。要达到高学术水平,不能指望集体编纂。我害怕这个,不知道将来是否有人能做到。

从这本书,我可以看到夏静博士的冷静和客观,她的谨慎和谨慎,以及她的冷静,成熟和理性的才能。我为她感到高兴,知道她能做许多学术工作。年轻是好事,有一个更长远的宏伟计划要展开,有更复杂的变化要尝试,保持期望,并传递祝福。当然,我希望她的生活会更加丰富多彩,她的能力和才能会自由地扩展到各个方面。

(作者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1上海图书馆收藏钞票册《唐雯全集》

2上海图书馆收藏《全唐雯》第510卷

3內府鈔本《欽定全唐文》卷16

江西11选5投注 365体育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 在线买彩票